• <ol id="a81zn"></ol>
    <em id="a81zn"><tr id="a81zn"></tr></em>
    1. <em id="a81zn"><acronym id="a81zn"></acronym></em>

        <button id="a81zn"><acronym id="a81zn"></acronym></button>
      1. <ol id="a81zn"></ol>

      2. 回家的路

        來源:建設公司    作者:俞良望     發表日期:2020-12-30 責任編輯:楚暢  點擊數:573

        項目上的當地司機有個與前總理一樣的響亮名字---謝利夫。此刻,謝利夫正開著一輛本田越野載著我們一行四人行馳在通向伊斯蘭堡的國道上。

        前面,四小時。留著小胡子的謝利夫用半熟不熟的中文道。這當然是在不堵車、路況好的情況,假如碰上堵車呢?那就不只是四個小時了。

        這算不算怕什么來什么呢?南迪普地區本來冬季多霧,尤其是清晨這時候。車開出電廠大院就覺出不對勁,兩米開外,你已看不清前車的屁股。

        一個小時后,撥霧見日,陽光普照大地,情況才逐漸向好。你感到車速明顯快了許多,你同時也注意到在你前方是一輛警察的老舊皮卡在引路,在你后面也有一輛商務面包尾隨,里面坐的也全是巴藉警察。兩車都是隨我們一同出行的。

        這是一個說過的老話題,聽的人難免耳朵生繭---我們在巴國享受著超然保護,像母親國對國寶大熊貓的保護一樣,雖然這比喻不很恰當。

        其實有警車開道真的是一件美好無比的事情。前面有蓬皮卡上的警察不時將車伸在外面做著手勢;有時是讓后面無關車輛快速超過,有時是讓后面無關車輛不要跟進??傊鞘謩萦泄勺幽Я?,總之這隊形不容有外車插入。

        不久還是遇到嚴重的堵車,非止是堵車,簡直一動不能動。這時引導車再次顯示威力,它帶著后面的車從道路最左邊空隙地帶插入向前,一直駛到堵點的最前面。

        只見十字路口,兩輛大型拖拉機橫在當面,不讓車輛通行。在場警戒的武裝大兵,昭示這是軍方所為。是前面發生游行示威?還是恐襲交火?一時不得而知??傊诎蛧?,這檔子事都算不上驚悚。

        平日里警車護送項目部車輛外出,如果一路順風順水,沒什么意外發生,警察弟兄們也是很安逸的。但若遇到今天這樣的情況,他們無形就增加了內心壓力,顯示高度的警覺。

        警察跟大兵交涉后,我們的車輛被允許繼續前行。路上出奇的安靜,只有我們的車輛在孤寂地行駛。警察向路邊攤販詢路,引導車輛向左拐入一條曲曲彎彎顛顛波波的羊腸小道。

        我沒有手機流量可查看,估摸著這或許是過了奇納布河的古杰拉特地區??傊@條通向村莊的小路可真是讓我們夠了嗆,路窄得只能容單車通行。應該也是不少車輛想由此繞行,且全是迎面開來,加上村內出入的車輛不少;當兩車相錯時,只能緩慢蠕行,甚至這邊只能一再退讓以獲得緩沖空間,讓前面大車先過。泥土路面,一不小心就會翻進路邊的深淵或是田地。這種緩慢中等待,等待中緩慢的過程無比煎熬,同事們歸心似箭,已恨不能爭分奪秒;加上同胞一行四人全擠在這越野車廂內,后排三人尤其受到折磨,一路多次碎碎念:回個家怎么這么難吶?

        回家的難,我有同感。早在今年清明,我便有意在屆時獲得休假權后回家一趟。許多同事在外工作時日更長回家愿望也更加熾烈。然而一場疫情的發生阻斷了人們的美好愿望。鄉愁是一種深愁,在懷著失落和壓抑的心情半年多之后,直到最近巴基斯坦才開放國際航班,母親國允許同胞歸國,回家的路才正式宣告鋪平,回家才變為一種不可能的可能。

        前面皮卡上兩名警察早已從車上下來,擔當了交通警察疏導交通的角色。當車輛可以行進后,他倆雙手端著槍,像特種部隊一樣一路小跑尾隨車輛;終于沒有問題后,他倆才放心地上車。就像這樣的情景,我會對他們產生一種難以言說的好感。

        這條鄉間小路好長;小路好長,村子好大,從駛進村子到駛出村子,尤如對巴基斯坦鄉村的一次大觀禮、大檢閱;尤如一種久違的感覺又回到眼前。

        我在埃及北部河口地區時,幾乎每天都要和同事帶車去這樣的鄉村,穿越或走進一座座當地的村落。碧綠的農田,肥沃的泥土,拙樸的鄉居,憨厚的農家人,還有那一杯熱氣氤氳的紅茶。這里的泥土沒有那樣的肥沃,這里的村居沒有那樣的高大,但清真寺依然是村中最富麗堂皇的建筑、人們最頂禮膜拜的地方,人們的信仰像磐石一樣的堅定。

        不知不覺間,我忘了時間,汽車竟然駛上了大道。繞了這么一大圈,我們又回到了由南往北的那條國道上。在靠近伊斯蘭堡的拉瓦爾品第,再次遭遇嚴重的堵車,又是長時間的一段難熬的蠕行,巴基斯坦的交通總是讓人快樂不起來,我不想再贅述了。到了巴國首都伊斯蘭堡我們打尖的中國客棧,已是五個小時以后。

        前面講到的那兩個可愛的警察,在護送我們駛出村子到達國道后,便完成他們的使命,而路邊泊著的另一輛警車啟動了引導工作。此后沿路數次皆有這樣的警車擔當引導,用車輛接力的方式擔負起一路的保衛工作。直到進入伊斯蘭堡城區,他們的存在才隨著車流悄無聲息地隱去。

        回家的路還在繼續,很多未知的事物還在等著我們。因為未知,才覺得緊張和惶然。

        十二月二十六日是關鍵的一天,我們四人在夜色下終于完成在巴兩次核酸檢測和兩次血清IGM抗體采樣,拖著疲憊的身體坐車返回客棧。二十七日我有些焦急地等待結果。其實我對很多不確知的事物都沒有信心,或者說缺乏信任,這是我的閱歷造成的。當天下午客棧老板帶回來的結果是,四人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血清IGM抗體也在正常范圍。這一天最高興的事,莫過于據此從微信上向駐巴使館成功申領了健康綠色碼。

        回家的路,需要怎樣的造化,或者怎樣的修行才能達成?我會告訴你,這種認識一點也不荒誕,而且你會確信。它首先需要一張“一票難求”的機票;今天沒求到,明天沒求到,然而大后天,竟意外地求到了。我們就是這樣。它需要一張帶“HS”標識的綠色健康碼,別的什么色都不行,前提是你的身體檢測要達標,有效期僅容你登機時使用,次日使作廢。你們卻順利地得到了。

        二十八日上午在伊斯蘭堡國際機場,我們其中有三人過關手續有問題,關員不放行。這當然不是個人原因造成的,我們卻為此付出每人兩百美金的額外代價。過關后,大家舒了一口氣---假如過不來,什么一票難求,什么綠色健康碼,都成為無用之功、無稽之談。天時地利人和,缺一樣都不可。

        五個小時的云端之旅后,到達武漢天河機場。然后再次投入緊張的“戰斗”中---不是跟敵人打仗,是跟自己的腿力、臂力和眼力打仗:填寫和提交紙質個人信息,接受下機后又一次血清IGM抗體檢測和又一次核酸檢測,也就是提取鼻腔分泌物和靜脈抽血,完事后才能到行李大廳提取托運行李箱;再然后是再次排隊接受安排隔離的酒店。一次次的排隊,一次次的耐心等候,它能把過五關斬六將的關云長耗死,卻仍然沒有耐我們何,這難道還不是一場對修行的考驗?

        本就背著一只背包,手里又拎了兩件包裹,然后還要接過那些要填寫的這單那單捏在手里,還要拿著機票、護照隨時出示,還要拿著手機出示健康碼等;我穿著一件防護服,從頭到腳嚴實罩下,這些要緊的東西只能一大把全捏在手心里,恨不能三頭六臂才好,那真叫一個煩字了得!

        由于不透氣,全身濕漉漉的,汗水順著額頭往下流,眼鏡片霧得看不見路。這時才真是羨慕那些眼睛好不戴鏡的人。而N95口罩的皮筋勒得我從耳根到太陽穴都是疼痛的。我顧不得自己的手是否還潔凈,一次又一次用手指去擦拭霧住的眼鏡片。過了海關安檢,隨身帶的洗手液都是要收去的;而機場內公用的水龍頭你也不放心使用,洗手這個環節就已經崩塌。所有防疫的方式和細節,在這種時候已經顯得蒼白無力。在嘈雜的排隊長流里,在擁擠的人挨人就坐的機艙內,人們濟濟一堂,近距離在一起,甚至還交頭結耳地說話,所有防疫的方式和細節,在這種時候都已經顯得蒼白無力。只能自求多福,望上天眷顧,只有我這種有切膚體會的人,才會說出如此肺腑之言。還有為了減少入廁的麻煩,大早上只喝了點稀粥連水都沒敢喝就出門而去;還有為了降低疫情下的不安全因素,你沒敢在坐滿穿防護服的人群的機場用餐也沒敢在飛行的云端上用餐,你饑腸轆轆從白天苦熬到深夜,雙腿還要不停地奔波;縱然是個常年在外的旅者,也會怕,怕這樣的顛沛流離,怕這樣的心力交瘁。

        已是武漢子夜,天黑蒙蒙的,只有路燈的光亮,和前面車輛尾燈的亮光。大巴車載著稀稀拉拉十幾個人從機場出發,駛向江夏區隔離人員居住的酒店。由武漢的極北駛向極南,又將是至少兩三個小時的車程,又將是另一場辛勞的接力之旅。

        車內很安靜,又有些燥熱,人們失去交談的興趣,不少人將防護服的帽子放下透氣。有人倦得受不了,伏在行李箱上一路打起了盹。這輛車一路行駛,穿過時明時暗的街道一直往南。這無休無止時間漫長的行駛,似永無止境,永無盡頭,它將帶我們一直由黑夜駛向黎明么?

        我沒有倦意。在回家的路上,我盡管受盡疲累,卻已接近路的終點,我在為自己感到欣慰。

        我想到有些不怎么幸運的人。伊斯蘭堡那家專門做中國人生意的客棧老板告訴我們,有六名從卡塔爾轉機來巴的中國務工人員,本來滿含希望順利通過核酸和血清檢查之后,搭乘在巴南航客機回到中國武漢。然而檢測發現他們的血清IGM抗體大于0.5屬于超標范圍,因此無法獲得準予登機的綠色健康碼和回國的權利。只能再次回到中國客棧里去。

        在巴繼續逗留的時間,可能短則數月多則半年甚至未知。付出大量不菲的食宿費用且不論,那份巴望著指標下降的難受勁一定讓心里不好過,睡不安穩食不甘味。而讓指標降下,真的不是吃點藥就能見效快的那種事。

        淪落他鄉為異客,心念故土身在胡??偹愕竭_了國內,總算回來了,這就是幸運的事。

        國內的風是涼爽的,熟悉的空氣,熟悉的世界。 

         

         

         

         

         

         

        Copyright 2016 中國電建集團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街新橋四路1號 郵編:430040 郵箱:hypec-hb@powerchina.cn

        電話:027-61169968(市場開發部) 027-61169642(辦公室) 傳真:027-61169066

        鄂ICP備15005118號

        无码亚洲欧美在线观_特级毛片全部免费播放_日韩视频中文在线一区_久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