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 id="a81zn"></ol>
    <em id="a81zn"><tr id="a81zn"></tr></em>
    1. <em id="a81zn"><acronym id="a81zn"></acronym></em>

        <button id="a81zn"><acronym id="a81zn"></acronym></button>
      1. <ol id="a81zn"></ol>

      2. 疫情下的伊斯蘭堡

        來源:建設公司    作者:俞良望     發表日期:2021-01-04 責任編輯:楚暢  點擊數:430

        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位于該國東北部海拔五百四十米高的山麓平原。這座僅有七十年歷史的新興城市,人口密度和城市面積雖然不能與南部最大城市卡拉奇相比,同時其國家政治、文化中心的城市定位,商業水平也不是那樣卓著,然而卻是一座實實在在的無污染綠色環保城市。所以放眼窗外,路面干凈、整潔,行人稀少,車流暢通;享有專用通道的快速巴士風馳電掣;道路兩側由綠樹、紅花裝點的公園不時躍入眼簾。

        假如不是新冠肺炎的信息充滿你的腦海,你不會覺得這個城市有任何的異樣,她有條不紊地、毫不凌亂地保持著常態,像一個習慣保持矜持姿態的貴婦。假如不是這場新冠肺炎疫情真的席卷全球,連這個南亞國家都未能幸免從而籠罩在恐怖的陰影下,我定然想在這座美麗的城市四遭走一走、看一看,看現代建筑的杰作、雄偉的費薩爾清真寺,看古印度河文明留下的神秘的古拉斯巖畫和羅赫達斯要塞。

        伊斯蘭堡的商店照常營業,攤販照常擺販,人們照常出行,或營生或公干,或逛街或購物,市容市態一如往昔;城市中最大的商業體“人馬座”依舊巍然高聳、光鮮亮眼。

        我們受不了的卻是當地民眾不戴口罩。換句話說,佩戴口罩者屈指可數。想起那天途中塞車,一個大兵隔著這邊的車窗和司機謝利夫講話;車窗玻璃是降下的,大兵是沒有戴口罩的,他和我的距離不到一米,那時簡直要心理崩潰。

        巴國民眾何以臨危不懼,置生死不顧?細想之,倒有一點釋然---慣看恐襲、交火、游行、騷亂的巴國民眾,早將這些危險視若云煙,區區一介病毒難入法眼。試想死都不會懼怕,他還會害怕啥?人家也是篤信命運天定,信仰得福報。

        其實,與歐美等國家感染人數動輒幾百萬、死亡數萬相比,巴國的疫情嚴重程度真的小巫見大巫,盡管累計感染人數幾十萬也不是小數目,卻遠遠甩開和低于它的鄰國印度。數據顯示巴國最近感染人數不到四萬,死亡人數不到一萬,治愈人數達四十多萬,已令巴國上下極其欣慰。

        巴國采取的是自稱“智慧防疫”的半封控措施。巴國經濟水平還欠發達,甚至依賴于一些原始經濟,手工業者和日薪族較多,封控過嚴會帶來次生災害和人道危機,那樣反而會給國家帶來更深重的社會問題和經濟危機??傊蛧姆酪卟呗允拱蛧鴱囊咔閹淼奈C中走了出來,如今許多封控行為紛紛解禁,基本回復到正常的運行軌道。所以我們才能夠看到一幅幅極其常態的生活畫面,看不到那只強硬干預的觸手。

        我們入住的客棧是中國人開的,眼熟的建筑,眼熟的格局,紅燈籠上寫的是“華湘園”。

        開始以為又住進上次曾住過的同一家客棧,但早聽說那個羅姓老板已然回國,據說疫情期間生意難以維系。后來才知道住的其實不是上次的客棧?;蛟S在巴中國老板都樂用“華湘園”這個名字,巧合而已。

        伊斯蘭堡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在政府統一規劃下建立的城市,可能連民居 民宅政府都代為插手設計和規劃,所以許多人家的房屋及格局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走進去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就不奇怪了。

        這家客棧的老板姓何,長得很厚道的樣子,其實有些不著調的感覺。比如換匯時會把帳算錯,比如提前出發不預先告知,讓人收拾行囊手忙腳亂。何姓老板自稱生意只這兩月不錯,因為中巴航線恢復運營,來來往往入住的中國客人多起來。平時冷冷清清的沒有生意可做。自然還是疫情影響了做生意。

        除了提供食宿,何姓老板還和項目部建立了代辦關系,比如帶我們做檢測、替我們取檢測結果、送我們去機場等等。有了這層代辦關系,人生地不熟的我們省心不少。

        二十六號何老板要帶我們去駐巴使館做檢測,交代我們出門除了護照、行程單和應繳的費用外什么都不要帶。又說我們四個人可以共帶一部手機在身。

        下午四點鐘出了門。我把房門的鑰匙塞在門外的地毯下面,一個鐵片也沒有帶。約一刻鐘后,何老板開著SUV將我們四人送到位于第三大道的中國駐巴大使館。

        根據使館的發文,所有在巴登機赴華的人員,都要預先到大使館接受2次核酸檢測和2次血清IGM抗體采樣檢測,檢測結果合格后才有資格從網上申領準予登機的健康綠色碼。

        至少兩家當地醫療檢測機構駐設在大使館領事部之內,排隊等候檢測的人群基本集中在大使館五米高墻之外的一處臨時院落內。院落里有挎長短槍械的巴藉士兵和保安把守,院落的鐵門不時放入數人,進去后要將外衣拉鏈拉開接受搜身檢查,確定沒有帶入多余物品。

        前面提過,除護照、行程單及應繳納的兩萬盧比檢測費用,別的物品是禁止帶入的。我們四人怕有急事而攜帶的唯一一部手機,其實不帶出來也罷,手機被要求放置在庭院角落一個置物架上,不準許帶進室內。

        每個人都發了一張排隊編號,我的號是224號,基本算是尾號。在那里排隊的基本是中國人,也有一兩個巴藉公民,都是打算去中國的。

        較晚時間出來是明智的決定,其實下午五點出發也未嘗不可。所有搭乘南航班機的人都安排在周六下午檢測,只須趕在對方打烊之前,所有參檢人員當日都會進行安排,來得早只會消耗更多排隊等候的時間精力。有人在上午大早跑來拿個靠前的號碼,下午還得跑上一趟排隊做檢測。疫情之下,如此多的人進行扎堆,終究不是什么美妙事情。

        約六點時候,我們被允許進入庭院旁的門房。這時室外夜幕已經落下。進入門房要先在一名巴藉女子那里登記姓名、護照號并留下手機號碼,然后在一名保安面前接受又一次搜身排查,然后才放行進入里面的院子。

        里面有保安招呼你在一張大桌上填寫兩張信息登記表,拿著填好的信息表繼續排隊等候。最后按批次被放行進入一座房屋的大門。

        走進去是一處很大的前庭,醫療檢測人員都集中在這里忙碌,桌桌椅椅的分成好幾個檢測位。做血清抗體檢測和做核酸檢測各自分工,兩家檢測機構的人馬也各據一方。

        我先在一個中國使館人員那里接受信息核對。對方打量我,讓我摘下口罩給他看,當然是對護照上的照片和本尊是否相同。我留下的是國內手機號碼,對方叮囑要全天開機。

        血清抗體檢測就是抽血取樣,這不覺得新鮮,誰沒過幾次看病抽血的經歷?核酸檢測是頭一次做,一根長長的棉簽深深捅進鼻孔再抽出來。之前聽說有人鼻孔捅出了血,有些擔心卻還好,十幾秒鐘的事,沒有感到痛的感覺。

        抽血、做核酸,在兩套檢測人馬那里各做一次。做完出來,夜色愈加濃重,路燈灑下一地光影。何老板就在路燈下,立即帶上我們回客棧休息。

        次日檢測結果被何老板拿到,都是正常范圍。綠色健康碼隨即也在網上申請成功,總算舒了一口長氣。

        據說檢測規定在這天又進行調整,原本可以在卡拉奇、拉合爾進行的檢測要統一到伊斯蘭堡來檢測,原本允許的血清抗體IGM值從1.0調整為0.5。還不應該長舒一口氣么?

        二十八號早上老何開車送我們去伊斯蘭堡國際機場。駛入機場外圍,有巴藉警衛人員攔車并察看車輛??吹杰噧茸雷o服穿得嚴嚴實實的中國公民,會意地一笑,查都沒查就準予放行。

        我發現此處值守人員倒是很規范,口罩佩戴紋絲不亂。也許機場是個國際窗口,窗口還得有國際形象。

        或許,我們很難從表象中看清這場疫情對人們生活造成的影響究竟有多大,對國家和社會的傷害究竟有多深,因為每個國家對疫情的了解和應對的方法各不相同?;蛟S由于國情不同,大家只能照國情行事。毫無疑義的是,這場疫情的確是人類歷史千百年來極為深重的一次,它超過了羅馬大瘟疫、歐洲黑死病,甚至可以和上世紀初西班牙大流感相提并論。如果說羅馬大瘟疫只是禍及羅馬城,歐洲黑死病只是禍及歐洲,西班牙流感造成全世界五億人感染、約四千萬人死亡。那么這場大疫則已經造成累計八千萬人感染,累計一百七十余萬人死亡,并波及世界上百個國家,且疫情持續一年之久仍無結束跡象,一些國家深受其害,仍未擺脫疫情困局的沼澤。

        我們這代人,沒有遭遇父輩時期的大饑荒和政治動蕩,享受和平光景幾十年,此時卻與這場震驚世界的大疫撞個滿懷。是每代人都必須經歷一種命運?還是每個人都必須經歷應對災難的勇氣和對生命思考的大考驗?

        但是這場疫情在打擊、裁害人類的同時,確實考驗了人們承受災難的底線以及應對災情的反應能力。隨著時代的發展和技術方法的進步,現代的人們在積累更多的應對災難的經驗和策略,人們戰勝病毒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當我乘機離開伊斯蘭堡,飛向故土武漢之時,我并沒有一種逃脫命運的僥幸---因為當你離開一個疫區,還在奔赴另一個疫區。假如這是由躲在無限高處的某種邪靈的施法局面,魔爪對著的是人類共有的這個藍色星球。

        無畏方能有為,可以借鑒巴國人民的無畏勇氣。在人類命運的巨大挑戰面前,我們面前的敵人是人類的共有敵人,我們的戰爭也是人類的共有戰爭,而我們的力量是人類的整體力量。

         

        Copyright 2016 中國電建集團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街新橋四路1號 郵編:430040 郵箱:hypec-hb@powerchina.cn

        電話:027-61169968(市場開發部) 027-61169642(辦公室) 傳真:027-61169066

        鄂ICP備15005118號

        无码亚洲欧美在线观_特级毛片全部免费播放_日韩视频中文在线一区_久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