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 id="a81zn"></ol>
    <em id="a81zn"><tr id="a81zn"></tr></em>
    1. <em id="a81zn"><acronym id="a81zn"></acronym></em>

        <button id="a81zn"><acronym id="a81zn"></acronym></button>
      1. <ol id="a81zn"></ol>

      2. 我的十年

        來源:建設公司    作者:俞良望     發表日期:2021-01-25 責任編輯:楚暢  點擊數:204

        人的一生由若干呈階梯狀的十年組成。也許這個十年,你由少年變成中年;也許下個十年,你由中年變成老年;每個人概莫能外地經受著這樣的十年考驗---此般成長變化的過程,因此每個十年,對人生而言都極其寶貴并無不具有紀念的意義。

        我雖也懷想更早的那些十年---比如韶華正茂、雙親安在之時,平淡卻溫馨的日子仿佛不會遠去;于個人而言,總覺有耗不盡的時光精力,總有些人生理想似觸手可及。然而終歸是失去的痛苦難以啟齒,所以只是屬于深藏在心的私密。此刻想回溯的這個十年,只是職業生涯中的一段插曲、個人閱歷中的一段履程,又是時間頂近的一個---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九年,所以,大可以拿出來暢快的說說。

        沙巴是這十年中去過的第一個地方,踏上那片刮著濕熱南洋氣息的土地,立刻就被那里的碧海藍天、椰樹棕梠所吸引。盡管工地才是職場及生活,但每月放假一天和附近尚有公交可乘坐,極為便利了人們走向外面的世界。

        沙巴首府亞庇,一座美麗而又相距不遠的海濱城市,那里居住的華人眾多,語言交流毫無障礙,文化同根習俗同源,極易拉近彼此心的距離。亞庇亦有二戰炮火后幸存下來的一些如沙巴旅游局、艾京生鐘樓之類的老建筑,惹人尋源追溯這片土地上的歷史過往。暢快的是,總有那位昔時同學、今時同事陪我一同留連在亞庇街頭。

        所謂經歷也是種財富---向人傾說的財富罷,所以后來一個筆名江城四十的家伙,將在沙巴的這段過往,“烹”成八萬字的“豆瓣”(豆瓣閱讀)供人們品嘗。

        巴基斯坦海濱城市卡拉奇附近,有座名叫濱佳勝的小鎮,工程項目也以其命名。頭一次遇到溫厚體貼的項目一把手,以及比較融洽和單純的人事關系、被賦予最得心應手的工作,使之成為心目中最愉悅的一次職場生涯。濱佳勝項目成其特色的地方在于,它是“大施工”模式的完美收官,它沿襲傳統所有施工均由企業正式員工擔綱,并沒有將施工分解和發包給任何外部的隊伍,所有的施工仍然干得有聲有色、保質保量。

        工余項目部會組織一些員工喜聞樂見的娛樂活動,如今有的公司領導還是那時最踴躍的籃球隊員之一。各專業及部室每月還會搞一次圓桌聚餐,項目一把手亦會在每月聚餐時陪部室的同志一同就坐, 融洽干群關系,也利于調動工作積極性。

        巴國政局動蕩由來已久,有一次附近的軍用機場發生恐襲事件,軍警與恐怖分子在交火中互致多人死傷。因此項目部的外出管制措施十分嚴格,員工們也十分理解和配合。盡管工作和生活永遠在這兩點一線的大墻之內,工作士氣依然不弱。搞物資工作的是一位年長的同志,和大家不同的是要經常冒著生命危險外出采購,該同志卻是習以為常,處危不驚。

        我二度去沙巴,是在沙巴南部的papa鎮。有趣的是,在這個工地上聚集著一群攝影“發燒友”,大家自帶的攝影設備雖說都很“業余”,卻也似模似樣。令人刮目相看的是食堂的掌廚師傅竟然是個“發燒友”,且比眾人更具“專業精神”---攜帶一付攝影三腳架。工時入廚做羹湯,工余支起三腳架,房前屋后的采風---誰說下里巴人不懂陽春白雪?!

        沙巴落日之美舉世聞名。在亞庇的海濱上能欣賞到最艷麗的落日,在遙遠的工地看見的落日依然驚艷。這幫發燒友攀爬到集裝箱的頂端,居高臨下紛紛舉起相機咔嚓,將瑰麗的火燒云美景盡收鏡頭。如此低照度條件下,掌廚師傅的三腳架顯然大放光芒,成像穩、準、狠。

        某日下午,員工們被組織到附近海濱踏青和燒烤,發燒友則抓住戰機攝影采風。不久后,一場別開生面的員工攝影作品展,將食堂大廳布置得五彩繽紛、琳瑯滿目。

        我還在厄瓜多爾的一處海拔三千米高的荒涼山頂工作九個月。說它荒涼當然沒錯兒,四野杳無人煙,只有莽莽蒼蒼一望無際的象征死亡的亞馬遜熱帶雨林,上山只有曲曲彎彎的由某中資企業修建的“華山一條路”。采購生活所需物資不僅要驅車下山,往最近的鎮子也要走三個小時路程。環境扼制了人的想象力,員工們沒有一線機會外出,也從不想象外面的世界,只能夠在工余之時沿山路來回走上一遭。

        我和老李、老夏同居一屋。三人因性情相投常相約傍晚出行。無非沿那條公路從山頂往下走---這條路當然是沒有盡頭的,走到約一公里半,便不由折身返回。一去一回,要走三公里路程。

        這樣的散步似乎顯得枯燥。兩側被藤蔓縱橫糾纏著的野樹單調又重復,沒有太多的可觀賞性,然而走走說說之間,將注意力凝聚于交流,時間卻是易于打發。某棵樹也會散發香氣,惹得三個廢老目搜辨尋。天上偶會盤旋飛過南美鸚鵡,路邊偶會冒出白花小蛇。當地特有的活火山,山頂時會噴出濃煙火光。這些都成為路上的驚險和刺激,奇趣和景致。

        情趣相投是友誼的基石,對世俗、社會的認知和觀點相近,三人自比別人更加意篤誼深。

        所謂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老夏先一步調回國內,老李也隨后調去另一處基站。不久我也離開了那里。沒有老友,便沒有留戀。

        在埃及北部的線路項目時,我被分配與老黃一起跑線路。老黃是外單位退休員工,在巡塔巡線方面是行家,所以被聘用到項目部。為人隨和、嘴巴熱烙、善同所有人打交道是他的長項。

        每天清早,幾臺由埃及司機駕駛的皮卡停在駐地樓下。因為塔很多,員工往往兩人一組帶車出行,分攤巡視塔線的工作。

        老黃個頭不高,身體壯實,皮膚黑黑的,一看就是能吃苦的樣子。巡塔是樁辛苦活,由于塔都立在田間地頭,汽車就要跑村莊、走村路,要在村里村外、田間地頭繞來繞去。鄉間土路原本都不好走,加上幾乎整天都在車上,一天下來,人就已經七暈八素、腰酸背痛了。

        找到要巡看的塔,倘若有人施工,老黃會向對方提出些問題、指出改進的地方。如果無人施工,老黃也會用手機拍下現場狀況發在工作群里進行匯報和供領導定奪。

        相鄰的塔都隔著四五里路,從這座去那座看似不遠卻要過村過橋繞很久,老黃卻一天跑五六座塔不罷休。常常中午不返回項目部休息搞連軸轉,一口氣干到下午兩三點才作罷。至于在外午餐的問題,可以找干活的外包隊討口殘菜冷飯。老黃不但自己出門帶一付碗筷,也動員我出門帶一付碗筷。

        對于老黃這樣的工作狂,以及特別不講形象的作派,在經過一段日子后,我頗有些心理上無法接受,然而我無法打擊老黃工作的激情。

        同老黃一起亦有“沾光”時。例如我和老黃一起驗收了某座施工完的塔,外包隊人員會請我倆吃頓不高貴的午餐,去附近鎮子埃及人開的小店吃頓“埃式”快餐---埃及米粉、埃及漢堡及油炸香蕉什么的。有的線路塔建在埃及人的果園,果農由于獲得征地補償后很是高興,將他家種植的橙子、葡萄等大量采摘贈送我們。老黃也樂得合不攏嘴,將葡萄帶回寢室密封在裝純凈水的空桶里。假以時日,一桶香氣撲鼻的葡萄美酒就呈現在大家眼前。

        十年行跡中,我還去過國內兩個地方。

        在鄂州,不期然又邂逅那位好友,兩碗熱騰騰的葛店肥腸粉前,共敘過往友情。工地離漢近,每逢周日,他便駕著自己的“POLO”帶我返漢休假。在鄂州還認識許多分配在項目的新員工,他們年輕而可愛。

        固陽屬內蒙地區,算是有些遭罪的地方,路途迢迢,交通不便,冬季又嚴寒酷冷。但是在往返固陽之際,我借中轉換乘去了一些平生向往的地方。晉地的歷史文化氣韻是那樣生動,連帶覺得毗鄰的只有疾風勁草的內蒙大地也可愛起來。

        時間的沙漏在一點一滴靜靜流淌,歲月的痕跡在一筆一畫細細描繪,美好的回憶常常帶給人許多溫馨和感動……。---不知道這樣的句子是誰寫的,念起來很美,想起來也很美。

        是的,當我想起這些到過的地方,回憶這些踏足過的地方,我的心是照亮的,是溫暖的。這些地方,長時年余,短時數月,卻匯聚成一個行走無疆、飄泊四方的十年。

        十年,既短暫其實也漫長,其中難免會有些不痛快的記憶,難免會有些不調和的存在,但放好的心態可以濾掉無關重要的東西,呈現給你的仍是讓精神為之振奮的亮堂堂的感覺。

        那種一想起來便會讓精神感到振奮的感受---到底是什么呢?是那種感動過我的工作執念?是那種脫離世故的純粹友誼?還是那種激蕩于心的群體關愛?……也許并不止這些,有些是語言無法表述的,你還沒有想清楚怎樣去形容,比如你不斷被豐富的閱歷,你不斷被增益的知識,你不斷被開拓的眼界……這是一種鐫刻在心底的、隨歲月彌久而愈覺醇香的東西,由此你會更加熱愛世界的精彩與多元,更加珍視一種善性循環的價值觀。

        十年風霜,十年滄桑,辛苦和付出,努力和勤勉,換來對生存的適應,對個性的引忍,和致力于對家庭幸福生活的責任感的實踐。十年,許多原本想不明白的道理,都想明白;許多原本看不清的現實,都已看清。十年催生了華發,增添了皺紋,磨去了銳角,卻讓一個人更加坦然、篤定去面對今后的人生?;蛟S,以功利的價值觀來看,以成敗英雄觀來看,此生碌碌無為,辛苦微不足道,勤勉也無足痛癢。

        無所謂,我更在乎的,是十年的徹悟,十年的清醒,和十年給予我的那種一想起來便情不自禁去一想再想的那種感受。

        十年,不再年輕。但努力過,執著過;也真誠過,珍惜過,并用心感受過;感受過這世界的精彩,生存的美好。

        心安即是歸處。

         

         

        Copyright 2016 中國電建集團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國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街新橋四路1號 郵編:430040 郵箱:hypec-hb@powerchina.cn

        電話:027-61169968(市場開發部) 027-61169642(辦公室) 傳真:027-61169066

        鄂ICP備15005118號

        无码亚洲欧美在线观_特级毛片全部免费播放_日韩视频中文在线一区_久久免费视频